财政文苑

王坤:我和地方债发行的亲密接触

发布时间: 2018-02-06  来源:办公室    点击量:4409

干练的发型、合体的职业装,穿梭往来于气派的证券公司、基金公司、银行、经纪公司,一举手,一投足,明眸皓齿,暗香浮动……
  这是电视剧里可以经常看到的职场画面,也是我上学时的职业理想。可惜天不遂人愿,大学毕业后一脚跨进公务员队伍,从此与金融决绝。
  突然有一天,省级政府可以自主发行地方债了,省财政厅受托具体“操刀”,这意味着财政人要接触发债业务了。兴奋、激动、踌躇满志,我准备好了,要与发债这项高大上的业务来一次亲密接触!

准备工作极其磨人
  兴奋归兴奋,发债前的准备工作还是相当繁杂、枯燥的。今年是安徽省第一次自主发债,所有准备工作都得从零开始,一步步摸索。招标采购信用评级公司、提请省政府出具委托书、制定债券发行方案、开立发行账户、提交印鉴卡等。在写了L份签报、盖了M份公章、与中央国债登记公司通了N次电话、提交了P份材料后,发债前的申请备案工作终于搞定。
  接下来就是预约发行时间、准备发债材料、披露发债信息、统计市县数据……一切工作在有条不紊地进行,时不时的,也会遇到一些小插曲。
  统计定向发行置换债券额度是件极其磨人的细活,发行金额和置换金额要严丝合缝,一分不差,置换项目和原债权人要一一对应,事先谈好。市县机构普遍编制紧,人少事多,对政策理解不透,导致工作时有反复。统计任务布置下去后,接电话的工作量就明显增加了。
  “我们先报个预估数,回头再跟银行谈行不行?”
  “A银行不同意置换,省厅帮我们协调协调吧。”
  “B银行给我们做贷款重置了,这次不定向可以吗?”
  “有笔贷款后天到期,银行要我们后天还,怎么办?”
  各种想到的、想不到的问题接踵而来。
  在经历了一遍遍解释、回答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后,好不容易把额度统计上来了。为慎重起见,我们把统计信息反馈给各家省行再次核对,结果发现有把不能置换的委托贷款统计进来的,有把银团贷款金额全部统计到一家银行头上的,还有个别贷款余额弄错的,只有一个字,“晕”!
  经过两轮审核、更正后,定向发债置换的项目和金额终于可以确定了。我们开始制作发行文件,准备刊登发行公告。这时,又有市县反映:“C银行刚扣划了一笔到期贷款,我们不得不调整发行额度……”
  上帝,我要崩溃了!
  再次跟银行沟通,再次调整额度,再次更改文件……
  终于,尘埃落定,到临门一脚的时候了。

临门一脚有惊无险
  发债前一天晚上,我乘高铁赶赴北京,我的同事小庆则是更早一天就去中债公司录信息了,这也是发行前的最后一步准备工作。
  走出高铁站,已是华灯初上。街上的霓虹灯争先恐后射出令人眩晕的彩光。正在欣赏京城的夜景,突然,手机响了。一看,是融昌银行合肥分行的电话,我心里一咯噔。“王姐,不好意思,有个情况跟您说一下。”电话那头充满忐忑和歉意,“咱们省明天发的定向债,我们可能投不了那么多了,滨州市行那边还有些不确定……”
  电话那头支支吾吾、欲言又止。我一下子懵了:明天就要发行了,额度已经确定,公告也登出去了,最最关键的是,这次是定向发行,你认购的额度别人替不了你,你若不买,结果就是募不满。
  “会是什么事儿呢?”我的脑子开始飞快地运转,做着各种猜测。正想着,手机铃声再次响起,对方自报家门是滨州市行。“领导,有个情况向您汇报下……”对方倒是挺客气,让我揪着的心多少放下一些。
  对方在电话里说了很久,大致意思是表示愿意积极支持我省发债工作,但是购买置换债券对自己行里压力很大。
  总算是有惊无险。
  第二天是发债的正日子,我们的发债时间约在上午,我和小庆特地起了个早。一路上还算顺利,我们提前到了中债公司。我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着,就是这么一幢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建筑,国债、企业债,加上地方债,每年要从这里发出去多少啊!我不禁对它产生了深深的敬意。
  正在感慨,簿记管理人也到了,我们一起进入大楼,直奔发行室。中债公司的帅哥美女们提前做好了准备工作,9∶30一到,簿记建档准时开始。
  五台电脑同步接收各家银行的投标,我们和簿记管理人每人盯着一台电脑,随时察看投标进程。没过两分钟,陆续开始有银行登录了,9∶40,大部分银行开始投标了,9∶50,有的银行完成了部分品种的投标,动作快的已经完成了所有品种的投标,投的利率也是按照事先商定好的,一切在按部就班地进行。
  咦,怎么有一家银行还没登录?定向债券的投标时间是1个小时,已经20分钟过去了,什么情况?
  “可真够沉得住气的!”
  “会不会电脑出故障了?”
  “也可能领导临时交办急事,办完再投,时间还早呢。”
  “总行投标人员不会忘了今天投标吧?”
  “或许下一分钟就投了呢。”
  又过了两分钟,还是没有动静。我心里开始不安起来。我们跟簿记管理人商量,决定分头给总行和省行的联系人打电话。好在定向发行制度允许发行人用发行室的监控电话与投标人联系。好人性化的制度设计,爱死你了!
  省行的人很快就联系上了,他们说已经把投标金额和利率发给总行,总行答应投标没问题。另一路联系总行的电话却迟迟没人接。接电话呀,接电话呀……时间一分一秒在流逝,我们的心情越来越紧张。终于,电话接通了,总行很淡定地说,没有接到省行的投标金额和投标利率,不能投标。
  “您看这样行吗?”我几乎带着恳求的语气了,“现在时间不多了,我电话里告诉您投标金额和利率,您按这个投,电话都有录音的,我绝对负责。”
  “不行,我们投标是有规定的,没有省行的书面申请不能投,我们也得遵守纪律。”
  是啊,投标是项严肃的工作,肯定有严格的制度和程序,哪能凭我的口头说辞去投呢。
  解铃还需系铃人。掉转头再给省行联系人打电话,省行很配合。我把总行投标操作人员的电话告诉省行联系人,要他务必在最短时间里把投标申请传到总行。
  接下来便是漫长的等待。说漫长,其实也就10分钟左右,但当时感觉等了很久很久。每个人都紧张地盯着屏幕,不停地刷新,生怕错过了该银行登录的“历史时刻”。
  10∶17,终于登录了,我们长长出了口气,从来没觉得屏幕上闪现的“已登录”三个字有那么可爱!银行几分钟就完成了投标,标志着本次定向债券发行成功。

开启亲密之旅
  总算是功德圆满,没出什么纰漏。接下来的一段日子,我们又开始为20天后的公开债发行做准备了。
  没有富丽堂皇的写字楼,没有精致的妆容,也没有令人羡慕的高薪,我们还是我们,普通公务员,在20世纪建成的陈旧办公楼里,做着高大上的发债工作。
  日子就这样静静地滑过……
  又是紧张忙碌的一天,我和小庆一直在加班,最后一遍核对要发债的数据和文件。抬头看一眼墙上的挂钟,已经快晚上10点了。
  “姐,你看我这粉嫩的小脸都绿了,皱纹也快出来了,我这应该算是把青春献给了发债事业吧!”小庆一脸悲壮。
  “你呀,还是花骨朵呢,青春才刚开始。”我打趣道,“以后,有你献青春的人。”
  挥手,告别,回家。
  明天,又是新的一天,生活在继续,发债也将继续。


  (作者单位:安徽省财政厅  文章来源:财政部网站《财政文学》第十二期

主办单位:盐城市财政局 备案号:苏ICP备05009596号  政府网站标识码:3209000055  苏公网安备 32090202000650号
盐城市财政局版权所有 地址:盐城市世纪大道19号 行政中心大楼B座 电话:0515-80501255 邮编:224005
本站推荐最佳访问分辨率:1280*1024  网站地图
您是第5883135位访客